Archive for February, 2008

[冰淇淋流泪]

Posted in .::糜::. with tags , , , on February 19,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什么叫放过他,根本相爱的人互不放过]
痛,缘于对伤口的摩擦,你惦念,便表示你一直都未停止对伤口的折磨。


疯狂的想念MTL。
谁来救救我
黑夜好漫长…

迷路的孩子…

[良辰]

Posted in .::糜::. with tags , , , on February 17,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1
写得这个题目下来,才晓得颜歌有新作叫《良辰》
这素来是个好名字。与我心有戚戚。保不齐我因了这个名字细细看一看。尽管我不读繁缛文字已很久。
这么多年,买椟还珠的性子还是没改。上至读书赏画,下至购物买菜。常因其名其字其色其味其不明就里小细节而不由分说不管不顾喜爱起来。全然不识这东西是佳作偶得还是滥竽充数。
嗳。女子么。本多情。
还能不许女子有些傻里傻气的小性子么。明明是纰漏百出的非实用主义却仍要自圆其说。

2
尘埃落定。现世安稳。
一阵兵荒马乱地动山摇之后又是不疾不徐的小假期。便是这般兵来将挡水来土淹闲时拈花揽镜忙时天昏地暗过去这些年。
记不清第几个年没有在家里过。山高水长的。许是习惯了。倒也不觉震动。
反是父母唠叨着唠叨着落下泪来,一阵手忙脚乱。惊的胡乱绉几句挂了电话。
父母在,不远行。如我这般满地球乱跑的女儿实在不孝。要不怎么说。坏女孩走四方。


月底准备收拾个小行囊度假。
类人问我想去的城市。
不要铺天盖地的都是文化。要内敛而安静的。要人情绵厚底蕴深邃却一寸一寸能击中内心的。
加拿大若有这样的地方…是哪里?

3
曜带我去见他的朋友。
早茶时间。
去的是一家始于1822年的烤鸡翅店。我十分俗不可耐地反复询问伊这个鸡翅店同北京的清华西门鸡翅哪个好吃?曜气急败坏:不是一个档次。
你瞧。我什么都要拿来同旧的比。且要同俗不可耐的旧的比。
只是,谁说俗不可耐的市井甚或有些脏乱而隐秘的就不好。
平视王侯。庭前看花。
拾掇起坏笑。大开吃戒。几日来的发烧头痛口干胃酸让我开始正视食物的重要。
原谅我记不得那店叫什么名字。我只道是带去被人瞧。
干干净净的便可。连隐形眼镜也懒得带。素颜。白色混麻针织衫,下摆碎花裙,短靴。
本来么。难免友人细细端详。若是大眼瞪小眼,多羞涩。倒不如眼前模糊一片。
但不见他人目光睥睨。
反落个大大方方。

4
模板换了粉底色。却怎么看不惯。
几番想要换回黑色去。我同洛洛说。这样的周正祥和一派吉瑞幸福。
写文字的人必深谙。写字这回事情。非浓墨黑不可容纳。因其情思暗涌。因其如来现相。
六种十八相震动莫可名状。
唯辽阔黑色可将一切跃然纸面的同深埋心间的纷扰情绪一并拿下。勉强换个太平表象。

空闲下来去了一些故人处看文字。
发现众人皆觅得良人。其实所谓良人。未见得少时就遇不上。
只是那时女子都是妖精一只心比天高只道良人必是平白无故的那人来那人在恰对妆台诸窗并开遥看已识试唤便来风雨琳琅江山易色两心如一固若磐石。却不知这世上哪有这样平白捡元宝的事情。
千娇百媚洗尽铅华之后潜心换颜方肯回首或凝眉细细看一看身旁人身后人。
哗。师太呵。原来世上并没有个男子叫家明。
家明芸娘原都是白手天下忍耐包容牺牲改变生生凿出来的。
你道他现在是光,初始未必不是焰。咄咄逼人。你道他现在是福,初始未必不是祸。处处伤人。
忽得想起很久以前同一一吵架。冰炭相交水火不容我负气冷了心面道:遇见你真是一场灾难。
伊缓缓抬头不紧不慢:”从前。有个保险公司做了一个广告。我现在引用里面的一句话”。
伊望向我神情坚定字字清晰:“我会让你因祸得福。”
登时啼笑皆非。这倒是动听的小情话。只是后来我再没听到这样的对话。


而此时我倚在床边看闲散书籍。橘红灯盏映出外面一片冰天雪地大雪纷落轻舞飞扬。
只觉这刹那存着一种好。是光风流月绿荑绮罗都不可比拟的好。
类人曾经描述他的家:[真正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房子还需要一个人]
恍然间只忆起张爱玲的话:
”只他一人坐在沙发上,屋里有金山金沙深埋的宁静。风雨琳琅,漫山遍野都是今天。”
是这样的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