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娴,一日】

你从墨色青苔的天里醒来。
[08.3.29]

窗户玻璃沾着雨流成一条线。像春天泥土里翻涌出来的蚯蚓。
你盯着玻璃窗看了一会儿。竟没有伸出手去抚摸那些雨滴。
你喃喃。这雨竟下了一天了呢。难怪这么冷。
你睡着将身体完全的蜷缩起来。仍是冷。

你睡着的时候听见娴入得门来。听见她啪地打亮灯火。又听见她宽衣解带亦往床上缩。
你一动不动。日昧月晦风摇雨落。你听见所有的声响。你却一动不动。
桌台上有一杯纯净水。你喝了一口去看安房直子的童话。
你最喜欢的是《谁也看不见的阳台》和《天蓝色的摇椅》。你巴巴地看了一遍又一遍。
你小时候就喜欢看。你知道那是一个亦喜欢天空颜色和红蔷薇的女人写的东西。
你记得猫对木匠说。阳台要是天空一样的颜色。这样我一念咒语。就谁也看不见了。这样一来,就成了从里面才可以看到的阳台。

你小时候看见惊奇不已。那猫儿说。那姑娘,自己不吃饭,也要给我和鸟们喂食。我受伤的时候,她给我涂药;小麻雀从巢里掉下来的时候,她给拾起来小心地养育。所以,作为谢礼我们总想给这煞风景的窗户做一个漂亮的阳台……”。

你想。这总是没错的。要好心对待他人。你便巴巴地希望有小动物来给你照顾。

你记起小的时候你去楼下倒垃圾。那日狂风暴雨。你穿了天空颜色的拖鞋。你看见路边一对蝙蝠直直趴在路中间。那蝙蝠妈妈腹下竟然有一只小蝙蝠。像是才出生的样子。你看见他们全身浸泡在水里。那么大的雨。你原是极害怕蝙蝠的。害怕到骨子里去的。你却担心它们这样给冻坏了。你用拖鞋去碰触它们。那蝙蝠妈妈竟然呼拉张开翅膀飞走了。你心里生出了委屈。像是墙边的青色墨苔。慢慢的爬。你想哪有妈妈不要孩子的。你不敢去碰它。只好脱了鞋子。将小蝙蝠放在拖鞋里。光着脚回了家。

你在这样阴霾的天气里又想起童年的事情。你的手上长着细细的蓝血丝脉。你的皮肤光滑而清冷。你的心里住了一只折翼的鸟。你终究没等到那个《天蓝色摇椅》里的人。他给你天空的颜色。红蔷薇的颜色。大海的歌。他没赶来跟你结婚带你离开。

你下楼去取晚餐。你碰见那男子。他是你女朋友的男朋友。呃。多奇怪的称呼。你看见他们
坐在餐厅进口处吃饭。你进门冲那男子笑了笑。是真心地笑。
你想起曾经那人巴巴地走在你身后,护在你左右,然后看着你眼里宠溺。你甩了甩头发。无
关痛痒的旧事。你又笑了笑。你看见那人不住地看你。心里开了一朵花。

是笑容甜美么。
你复又上楼。你看见楼梯蜿蜒你想起雅各的天梯。
嗳。等闲又过了一日。
你想何时该让心里长出欲望来。
结了果实。
作了俗人。

墨色青苔的天/
醒来还是/
黑黑的墨泼过的晚/
蚯蚓这臭小子不经我允许/
悄悄/
沿着雨水趴在窗的/
外边/
冷冷目光凝视/
岂有此理/
竟然蜷缩起我生命的视线/

日也昧了/
月也晦了/
只剩风摇雨落/
看不见的阳台摇来摇去/
咒语一遍又一遍/
所有的/
当然不是全部/
不见不见/
呵/
看那一边/
还有蝙蝠与红蔷薇趴在路中间/

唉/
一声叹我的童年/
红蔷薇染蓝的大海蜿蜿蜒蜒/
歌声可以不可以忽悠出一个天梯/
让我躺在摇椅里/
直上直上/
那一抹遥远的蔚兰/

当然,即兴,的,稀里糊涂,的,涂鸦,的,理所当然,的,给等娴的你。

Advertise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