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8

[我们一起去那里]

Posted in .::色::. on April 30,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亲爱的老板
今天我有一点伤感
能不能够 不上班]
[Apr.30]


都有倦怠的时候。有些事挂心不挂齿。
午后那阵子哭的最为厉害。然后眼睛红肿着爬回暖床上小憩。
这一觉倒是睡的真真香甜没有那些夜晚不断逃离的纠集焦虑没有那些浓重的窒息感觉轻飘飘的。
我一个人,会迷失,会犹豫,会徘徊,会错爱,会不知所措,会小声哭泣,会不知如何是好
请,无论如何,紧紧牵我的手。
请,用你最宽大的背影,指引我向前走,浓雾里我会低头跟随。
请,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通天巴比塔内,the brightest lights in the darkest nights。
请,让我相信,彼岸是蔚蓝。有晨曦透进来。像我写夕颜,无声黑白,因为有你支撑我才能捱过来。
请,告诉我,这样是值得。
Love has It all.
[现实是一头野兽,以前觉得离它越远越好。
而现在是想办法去接近它,熟悉它,最后驾驭它,这就是成长。]

[NAP]When Y.ci was @ home…wearing glasses.
请把一切自私的停留在74,惊讶的发现这页日志的permalink的末尾,竟然有我中意的74。
旁人总说多不好的数字。可是我却死心塌地的爱它们。





给我点时间,我在很努力的行走,也许原地打转也许倒退着的迂回。现在笑容里总还会有淡淡的伤。你看的出。

我很不喜欢浓妆到这地步。可是那天早上我想我本意是想用最bling的颜色把我自己覆盖。好让你看不出。
AB的人还没学会怎么彻底掩饰心慌。



私心的讲一句,我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哭过后还越发好看的孩子。哀怨的不行。自我安慰行么。




.
.
.
.
.
.
.
.
.
.
.
.
如果你还有耐心看到这里。
我很不情愿放些很social的表情上来。有时候发泄的猛了,才了然原来自己也有这样的一面。
不过,我还是声明下,我不抽烟,从来不,不过,叼在嘴里的感觉,瞬间social升级了。
懒人msn上说我那张店里的合照笑的像极了恶魔,那这些呢。

Advertisements

[Beowulf]记忆

Posted in .::声::. on April 30,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想起记忆中深夜看过的Beowulf。
一个沉迷酒池肉林的国王,一个用来统计死亡人数的王国,一个年终无休的恶魔,构成了一个古典式开篇。
国王招募天下勇士前来屠魔,重赏之下必有武夫,于是,当红地毯已经铺好,我们的小贝,出场了。
贝奥武夫集结了英雄所能拥有的各种缺点:他在国王面前夸夸其谈自己的历史,这是虚荣;还没有开打,便爱上了国王的女人,这是色心;为了以示公平,他不仅放下兵刃,更是一丝不挂单挑恶魔,这是自负。
这是造就了英雄的缺点,在他以各种角度秀完了自己的身材之后,轻松取下了恶魔的手臂。恶魔死了,恶魔他妈又来了。(我不是在骂人,是恶魔他真妈。)
贝奥武夫单枪匹马,直捣恶魔老巢。令人瞠目的是,他没有扛住这位熟女的百般诱惑,最后,把人家妈给睡了。就像在此之前说好的,贝奥武夫凯旋而归,得到了权力与荣耀,老国王自杀,贝奥武夫成为了新的国王,然而国王的宿命,也因此延续到了我们的小贝头上。
贝奥武夫的余生惶惶不得终日,他没有死,是因为他在等,等着一场属于他的复仇。终于,一个心意未了的国王,一个还是用来统计死亡人数的王国,一头华丽丽的巨龙,命运构筑起了最后的舞台,英雄披挂上阵,这一回不是为荣誉,是为良心。

这是英雄铸成的错,但是不会由另一个英雄的双手来了结。纵使我已无法矫健的腾挪,也无法再像野兽一般怒吼,但我仍会是你的噩梦,勇气与智慧助我把炽热的短剑送入你的身体。用巨石碾压我,用海水吞没我,用烈焰灼伤我,但我不会将性命拱手献上,我会紧紧擒住你的背脊,陪你耗尽最后一口呼吸。巨龙飞到城堡上空,看到了桥头的皇后。贝奥武夫割开了巨龙的咽喉,却无法阻止它垂死的挣扎。眼看皇后危在旦夕,英雄毅然砍下了被铁链缠绕的手臂,跃入巨龙体内,捏碎了它的心脏,一起坠落大海。

英雄死了,但就是这样,一个英雄活了。就像在迎战巨龙前,贝奥武夫对皇后所说的:

“将我记在心中,不要记那王,也不要记那英雄,但记住我这个男人,会犯错的,不完美的。”

抛开所有称谓,这是对于男人一种真实的解读。

[这样有时候]

Posted in .::荼::. on April 27,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三番说。总有这样的时候…
心事不算病,却不比病伤得轻。 于是我忍不住,无病呻吟。

即使不能予我拥抱,即使不能给我解药,至少不要留我一个
好不好?????

我不要….
微波炉是我的归宿,浴缸是我的坟墓,退一步穷途,跨一步末路

…..我没有
我没有在等车,我没有在等风停下,我没有在等心情好转
我没有没有没有在等你…..没有么?

我多可笑….
我去注册了163的blog…我设置了好听的名字好看的背景我改了标题我甚至写了点字给谁谁..
然后我删掉了..我看到了HB的留言我是那样子的嘴硬么我是那个被影射在后悔着的人么我是像你说的那样子的不可原谅的留恋么我是么我是么我不确定了我讨厌被确定了我厌倦了
我说你的脚下是路我却迈不动步了是不是反了是不是喧宾夺主了是不是可笑的过头了我不知道了
这样子的有时候,我要没办法呼吸了
为什么要这样繁复的出现在我眼前为什么要有这么多人繁复的问我还好么他还好么为什么结局是这样,为什么我这样努力的在边缘逃离的时候你们还要把我拼命的往回忆里面牵我说请你们放过我放过我他不是我的已经不是我的再也不能是我的也不会再是我的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问你们还好么。

HArdCoRe在msn上说我又善感了又多愁了我有么我有么我不是被说成冷酷说了很久么然后我就笑了我自己也不理解我为什么会笑了真奇怪,明明是西边的窗沿,这个时候阳光却不可思议的有点过于刺眼,强光中我看见一滴泪,劈啪了一下,这么低眉顺眼的垂落下来..我努力把头仰成90度,这样你们就都看不见我的脸庞了看不见我的喜怒哀乐看不见我的不堪一击还有那些久久未曾决堤的泪水..

[他]别跟我说你不认识

Posted in .::糜::. on April 26,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他出生不错,
读书也很好,先后混进了圣三一和牛津
因此他有足够的资本骄傲
从不吝惜自负为天才
尤其是为世不容的那种

他生活中追求华丽唯美
但他从不当时髦是回事,过得自由任性坦白
承认自己什么都能拒绝,除了诱惑
也明白快乐的人无所谓人格

他写作随性锋利饱满
写童话亦是伤人累累,
笔下换个孩童的角度,劣人更像是劣人
又或者是他自己觉得根本不需要太认真
然而依然能博得满场欢,
伦敦的剧院,我敢说那段时间只认他

他貌似看破爱情
他嘲笑真心,少少即危险,多多则致命
他讽刺忠诚,不过是没有想象力的人最后庇护所
责任更不过是一种空洞的联系
可是…
他固执的自我却被另一个男人击得粉碎
他为此得罪上流社会,为此锒铛入狱,为此抛妻弃子
他坚信自己在爱着那个男人时,变得比自己想象的更聪明
他一步步教会那个男人什么是爱,
然而那个男人到底爱不爱他,过了上百年依然人们还只能猜测。

最后他死了,病死在巴黎的旅馆。新的世纪来临前。
还是很年轻,还是很孤独,
真的,我不骗你。
1.
很想多写写这个男人。可是这样的男人我抓不住啊。索性只是叹然,座上观。
2.
这个是王尔德。别跟我说你不认识。

[座上醉客延醒客]你呢

Posted in .::糜::. on April 25,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我以为我要总结08年2月到4月这两个动荡月份的时候,我会列出几本别人的好书几张别人好碟的单子。
现在我发现我的2,3,4月比之前读过的任何一本书或者看过的任何一部电影都动人,都耐人寻味。
07年底我一直想拍电影。结果今年自己就演了一部。感谢生活。07末08初我和身边不同行色的人一起演了一部电影。有人做了开端,有人做了高潮,有人做了背景音乐,末,又有人来点睛。
我们走到一起。倾诉,唏嘘。离散。冲淡。
我们可以把这部电影叫做任何。
里面的小情歌是我们也许绝望的诗句,在一切都看不到边的天际。

PART 1
无力的我们
生活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原来我们无法主宰的不止是身边发生的事,还有我们自己。人可以否认自己说过的某句话,做过的某件事,但无法否认自己的情感。对于它我们无能为力。

PART 2
一切皆因缘
对于情感,我们只能接受它并惊叹命运之奇妙。它是多么的偶然。又那么必然。
木偶在台上被任意摆布,还要称赞,这出戏真是精彩绝伦!这是不是一种强大的反讽。

PART 3
爱情太短 遗忘太长
我们以为我们能够忘记。我们努力去忘记。但是它还是趁人不备,就赤裸裸的袭来。
或许我们根本不想忘记。不甘忘记。总是去回味一些瞬间的光影,和其实已冲淡的气味。
然后深陷,甚至决堤。

PART 4
记得要忘记
忘记是迟早的事。那些本来闭眼即是的图景,后来,我们可能要努力才能回忆起,再后来我们什么都记不起了。那颗痣,是在脸颊还是在耳后。我们思索的时间越来越长。
令人恐慌,令人绝望。

PART 5
生活的继续
我不排斥生活的遗憾。当我发现我们的生活都有一些无法磨灭的悲剧性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生活的真实和高尚。也许有些事的发生就是让人去遗憾的。它让我们更真实的走下去。我们不会麻木,我们自省,我们畏惧。

PART 6
世界末日女朋友
世事当然不能皆如人愿,爱情也不例外。所以令人感到绝望的不是爱情。而是爱情背后更强大的生活。偶然与必然,轻与重。为什么痛得越真实越觉得一切毫无意义?为什么生活愈沉重愈感觉轻飘?相比痛哭,我更恐惧一笑而过。

PART 7
[座上醉客延醒客,江上晴云杂雨云。]
人生的宴席上,自己做了醉客还是醒客!?
都是,我的2,3,4月。

[私]HOME

Posted in .::色::. on April 24,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4月下旬我才公布新家的照片。被很多人说不厚道。

很多的紫色。
是高贵。

前几日傍晚开瓶的rose chandon,10几分钟内空了底。而后被我DIY做了花瓶。放养了这些不起眼的素嫩白花,
倒也清雅。

曼佗罗紫的布蔓。

重点是那餐车。我就这么女佣的每天把早餐推进卧室,摆在床边。

work station.

时间。

光影。

民以食为天。

植物。

角落。

上演着的玩偶哑剧。

必备的调酒工具

那天收到的粉色玫瑰。


最爱的玫瑰味道。

Cheers~

[BLISS]NAP》》堂皇街牌

Posted in .::色::. on April 24,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因为全世界都那么脏才找到最漂亮的愿望
因为暂时看不到天亮才看见自己最诚恳的梦想}
荒唐且堂皇。

4月23。又一组NAP.


重复路过着。
那天你手指了高处我才恍然睁了双眼。

角落。

神情捕捉的真好。


被逮住街访。正在拿稿虚伪的做准备。


MIss 60 fitting room 被偷拍。
身上两件随意配的~两个单品我都爱。拿下。
check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