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8

[笑脸符号]

Posted in .::色::. on June 26,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楼下转角便利超商买soda店主用了这个可爱到暴的笑脸袋子把我的drinks装了起来。
阿妈小时候讲bed story哄我入睡总不忘提到dream catcher和印地安古老的微笑符号。
{something gonna happened when you make a smile.}
昨天还真是乐high了嘴巴从早到晚哦呵呵呵。
{顺便保佑下晨晨考试顺利通关拉。
ps孩子昨天抱怨我回msg很慢啊米办法啊我super忙人啊不过我端正下态度好了啊免得被拍到暴啊。}
姐妹从NY小trip归来,hhoohohohoho!想死宝贝了!抱着一顿狂“啃”~哈哈~还有偶收到滴小礼物。

这东西全downtown我能找的地方都找便了,黑色是永远的out of stuck,mua下宝贝,在NY买着了送我。
ps小样er一箱子全是shopping成果,5555,我最吐血的是宝贝那双prada山茶花的小鞋子!!!再次恶毒诅咒下canada这个虾米都米有的烂地方!!!!

晚上的queen st.,这几日一路沿着Gerrard st.走来,周边的店面我竟然熟识到底。姐妹封我为walking queen!hohohoho



star bucks最近爱上了french egg cake puls douleshot on ice.

city hall前面。冬天这里就变成溜冰场拉~



第一次po暗夜下的照片,ls闪光滴效果~

累了~5555


古香古色的电影院门口~呵呵

.
.
.
.
.
.
.
乱78遭的米有顺序滴周记ending拉~⋯⋯^^⋯⋯

Advertisements

[日光では、歩きます]

Posted in .::荼::. on June 26,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Lets walking in the sunshine.]
1

重新拾起了墨镜,太阳刺眼,我险些分不清灼日下那些光影人像.




2
晨晨领着去吃了回转兽丝~很久没碰的东西…
ps:孩子最近忙考试忙的焦头烂额的,god blees you~

最后还点了份chiken mixed的外卖~

[姿态]

Posted in .::色::. on June 20,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1
前几日吃过午饭,和友约在咖啡馆,戒了咖啡因,只一壶清茶,几许阳光。
“只得我们二人呢”。
你忍不住拿着相机4处拍。好像孩童一般,这里,那里,統統都有惊喜。
镜子里映像了自己,竟是许久未拿起相机胡乱拍些了。
由始至终,这个外表清丽的女子都维持着极沉静的姿态。

2
[You smiled and talked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 Rabindranath Tagore]

昨天夜里,他好几次对她笑。沒有說話,只是笑,並不自觉。
我看到她悄悄别转了头定神。
原來,命定这样的事,是有的。

3

天气在逐渐转凉,怕是还不能适应这里的骤暖咋寒。
姐妹周日启程,怕是有日子见不到面,约了明日一起晚餐。
心里丝丝的寒,原来我竟是这样依赖身边的你。不自知。
微微笑。这样天寒的时刻我在月光下孩子气的荡秋千。
回程的路上手心暖暖的温度,让我下意识的觉察到,原来自己并不孤单。
散步其实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再大的风也会有一个你,替我挡。

4
漏下几张自恋照。补齐。


[甜美心腹]

Posted in .::荼::. on June 17,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无关的。
有些日子没看点击量。然后再一次明了这世界上有多少看了不留言不厚道的家伙们!

.::Devil is watched by::.

* 10,105 hits

晨晨装日剧的东东。外加硬盘。被我搜刮的很是彻底。

前几日在蛋糕店~姐妹买馋嘴的甜食,看的我心痒痒~ToT~


[浮生]掌中线

Posted in .::浮生::. on June 17,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很久未开新的categories,醒来回忆这些日子的时候,突然就忆起了{浮生},过分恰当了的名字,
在这贩卖梦想和诚意以及情欲的世界里,即使是最微小的瞬间,也会让我刻骨铭心。缘起缘灭,释以浮生。]

1
{Fortune smiles on me?}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喜欢和阳光有关的一切,笑容,或者依偎。
你挂住淡淡的笑,看我在阳光底下迷了眼。
心里想着,有些苍白了。
那一刻,我就知道这个人,终也敌不过命运,心里突感钝痛。

2
{fortune-teller}
又,那日,晨晨引荐小甜甜,一介“看相大师”来的。笑。后来才知,这家伙也是江湖上口碑有名的“乌鸦嘴”,灵不灵验的倒是不知,只是每一个被看了手相的皆要心里不快一阵子就是了。说A是活不过38岁的了,节哀吧;说B是一生涂炭,好不容易有了份姻缘,却高龄时候惨遭巨变;说c是烂桃花不断分分合合到终老也不安稳;更有甚者,被预言苦等10年的缘分最终也还是难逃了人财两空的苦闷….

看我手相的时候,才知是难得的好相,没了那些不吉利的苦言。长寿,(这倒不假,从小给我看相的大师都是这么个开场。)富贵,找男人也是先要看长相好坏的俗人一个。笑。有么?有吧。到最后自己都已是不能确定的了。好坏就这一副皮囊相,到也安心了。很早时日的时候,煜煜问我很久我的mr.right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不做声。我早把那皮相埋了坟冢里不再提。

3
{fortune-cookie}
这几日china town去的频繁。富豪,一品居,满庭芳….
玩很久不玩的fortune cookie.
“The time is right to make new friends.”有把这些keep在钱夹里的习惯。希望美梦成真。

4
才下过雨,空气中还可以感觉到那种湿润,叶子,落了一地。
一个人走很久。慢慢的。累的时候就在路边停靠,沒有目的地。
我是如此孤独因此並不孤单。
所有兴高采烈的事情所有喧哗甚至夏日骚动的花讯人数比我们多的俗惡意见人數比我们少的争吵和嬉笑。
所有美丽丑陋与平凡,还有不断遮掩着的那些自怜局促与不安。
后来才明白,是我太懂得自得其乐。一個人疼痛的久了,成为习惯而不自知了。

[夜*王]

Posted in .::糜::. on June 16,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凌晨4:16,无缘无故的,再度失眠。
你说更新blog吧,于是爬起,开机,点开页面。
胃痛在延续。从1点辘辘絮絮的闹到现在。契而不舍。]

1
本小姐闭关了。郑重其事的。
近来k房进出的频繁,意外,巧合,伤害,酒精,麻木,所有的一切,疲惫,最终厌倦。
多久了,我想我开始想念阳光下窝在街边cafe里懒洋洋的翻着书页缀一口无糖的roast espresso隔着玻璃窗看那些忧伤繁华的小惬意。也会仰头看天光。不紧不慢的步调,blue jazz是我的cure。

眼睛再度发炎,第一次长了所谓的血痣。阳光多少显的有些不合时宜。甚至有那么些微小的讽刺。
夜深的时候在想,如果有一天,我看不到了天光又会是怎样?多少次我问你,我会失明么。我终究还是想念这些缤纷的色彩它们极目的耀眼。今天早上晓得自己小题大做了。那些妖娆的血丝褪去了不少。一点一点的在恢复。
小腿两边的淤青也淡了些,只不过4,5块小小的青兰色,始终是碍眼到了极限。
又,今日白天时候擦了味道怪怪的红花油,笑,满客厅浓浓的中药味道。
是了,请叫我红花油小姐!

2
37度,是体温的标准线。然而,原來人的正常体温是不到37度的,差一点点。所以,如果一直一直维持37度的体温,实际都是微烧了。
窗外微熏的夜,算不算病体呢。太阳都生病了,我是否可以在这沒有阳光的日子躲在家中哪里都不去?

雨天的关系吗,好端端的生出一股厌倦來。
想抓住什么,却眼铮铮的看着失去。
是誰說,“竜太郎的声音是治疗的声音。”
都骗人。

淡淡的吉他,好像就在耳边的低诉。
很久没有再听你弹起那些熟悉的旋律。我的安眠曲。
手上错位的骨节,好像变做了我这一世的伤疤。
那天脱开了谁人的手?竟让你如此难过。
掩上脸,无法被治愈的,那温柔背后模糊不清的碎片,是你嗎?

3
旧照。纪念闭关之前的夜王生活。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
[和姐妹的怪动作。]

[我不晓得怎么会有这么无辜的眼神。呵呵]

[这张搞笑了。抢着遥控器的一瞬间。我就这么无情的被“鄙视+无视”了。还能再搞笑点嘛?!]

[好吧,我承认我很自恋。]



[连拍123]



[Holts Renfrew Cafe]

Posted in .::色::. on June 15,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雨天是Plastic Tree的时间,伴竜太郎轻轻的哼,体会着温柔的略帶倔強的孩子气。人行道上,大步的踩下去,溅起了水花。
若是还有一点悲伤,只是一点点,我们就悄悄地拿來五彩糖紙包起它,打个漂亮的蝴蝶结,藏到衣橱的最里层。
不告訴任何人]

不告訴任何人。4点末,结伴在HR的cafe优雅的吃个饭饭。
那天你打了领结穿了黑色T套了件灰色条文的小马甲鞋子亦是runway的collection。
那天姐妹是薄纱倾城,笑一笑,一抹柔媚的色泽。
这里的jet leg味道淡淡的,咖啡和酒精的调配,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