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王]

[凌晨4:16,无缘无故的,再度失眠。
你说更新blog吧,于是爬起,开机,点开页面。
胃痛在延续。从1点辘辘絮絮的闹到现在。契而不舍。]

1
本小姐闭关了。郑重其事的。
近来k房进出的频繁,意外,巧合,伤害,酒精,麻木,所有的一切,疲惫,最终厌倦。
多久了,我想我开始想念阳光下窝在街边cafe里懒洋洋的翻着书页缀一口无糖的roast espresso隔着玻璃窗看那些忧伤繁华的小惬意。也会仰头看天光。不紧不慢的步调,blue jazz是我的cure。

眼睛再度发炎,第一次长了所谓的血痣。阳光多少显的有些不合时宜。甚至有那么些微小的讽刺。
夜深的时候在想,如果有一天,我看不到了天光又会是怎样?多少次我问你,我会失明么。我终究还是想念这些缤纷的色彩它们极目的耀眼。今天早上晓得自己小题大做了。那些妖娆的血丝褪去了不少。一点一点的在恢复。
小腿两边的淤青也淡了些,只不过4,5块小小的青兰色,始终是碍眼到了极限。
又,今日白天时候擦了味道怪怪的红花油,笑,满客厅浓浓的中药味道。
是了,请叫我红花油小姐!

2
37度,是体温的标准线。然而,原來人的正常体温是不到37度的,差一点点。所以,如果一直一直维持37度的体温,实际都是微烧了。
窗外微熏的夜,算不算病体呢。太阳都生病了,我是否可以在这沒有阳光的日子躲在家中哪里都不去?

雨天的关系吗,好端端的生出一股厌倦來。
想抓住什么,却眼铮铮的看着失去。
是誰說,“竜太郎的声音是治疗的声音。”
都骗人。

淡淡的吉他,好像就在耳边的低诉。
很久没有再听你弹起那些熟悉的旋律。我的安眠曲。
手上错位的骨节,好像变做了我这一世的伤疤。
那天脱开了谁人的手?竟让你如此难过。
掩上脸,无法被治愈的,那温柔背后模糊不清的碎片,是你嗎?

3
旧照。纪念闭关之前的夜王生活。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
[和姐妹的怪动作。]

[我不晓得怎么会有这么无辜的眼神。呵呵]

[这张搞笑了。抢着遥控器的一瞬间。我就这么无情的被“鄙视+无视”了。还能再搞笑点嘛?!]

[好吧,我承认我很自恋。]



[连拍12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