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寐生]

支字片语。

[July.4th]
4日。凌晨。3时。我的生日。
人在toronto 300公里之外的Wasaga.远离硝烟。3日。从wasaga,游走到Gegeorian Bay.

[July.7th]
之后,我用极平淡的口吻告诉人:“那天,在Wasaga Beach,见到了梦里的那片蔚蓝,就在面前。”
听得朋友惊羡。
那平淡,现在想起來,恐怕是贪恋了这样的虚荣。

[July.14th]
后来发生的那些,关于感情,我从未在这里提及,blog里面,我纪录的大多是开心,那些开怀的笑颜在日后我翻看自己的这段历程时候会给我其他无法比拟的勇气和释然。自然也从不会提自己的寡言。煜煜很久之前问我为什么发生了那么多那么天翻地覆我在这里却总是用3言两语来描述。这一篇,我还是,一如既往的。

[July.17th]
很多个清晨醒来我总是无声的复又合上双眼。听你说那些琐碎,细微,有泪滑过的瞬间,只是安靜的,从心底感觉着你的真诚,和不安。我所有的力气也不过如此,要等到已经物是人非,才忆的起那个夜晚在这日光的尽头,落下泪。
曾经对你說。我很爱你, 大概是这样,如此。却不知道该如何靠近你,所以觉得离开也是可以的。並沒有什么不同。结果反正都是这样,是好是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曾经迷恋你。
像我迷戀一把晚清的雕花木椅。一首清朗的老旋律。音符里是断断续续的寐生,弥虹,还有你的笑容。
后来晓得这样的爱也是谎言。一如那聚光燈下,片刻的輝煌。心里知道,这幻象,终究是要湮灭。
所以只好,更加的,奋。不。顾。身。
然后透过你,我看到自己。
因为內心被痛楚蒙蔽了的关系,那些安慰的話語也变得模糊不清。
前額的头发已经长的遮住了眼睛,于是以为这样就可以不被看见。
微笑得太用力,就要忍不住眼泪了啊。
那些倔強的姿态,总被你說成逃避也沒有所謂了。
那個蹲在角落里的自己。
嘶嘶作响的黑胶片。那些夜里只有你紧紧的抱住我。
是突然发现,真正难过或者害怕的時候,竟,无法倾诉。
一個字一個字的小声吞咽,得以存活。
煜煜,我还是有笑容,为愛我的人,並且得到力量。
再不够伶俐,这次都终得解脱。

[后来]July .19th
那些扑面而來不可挡的绝望。晓得只要一瞬间,足以。
疼痛到几愈昏厥。
原來有些人从未离开。在心里。
这样的時候竟还飘起細雨。
天亦哭。
一些時候,伤害,不过是因为我们过分依赖。

[依赖]pm 9:56
人生在世如身處荊棘之中,心不動,人不妄動,不動則不傷;如心動則人妄動,傷其身痛其骨,於是體會到世間諸般痛苦。
——佛經。
煜煜,我突然又想起了菩提达多。
经历了这么多这么多,我突然觉得,好像一切都有了支撑下去的理由。
情感一旦沉入心里,就容易变的悠長。
那种走在街上,不期然的想起忘记的悠長。
那种明明知道,一些人,终其一生都无法不得不在意的悠長。
我已不想站在对的一边,我只想站在愛的一边……而已。
只是这样而已。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