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09

{如果没有}

Posted in .::浮生::. on January 23, 2009 by littledevilcandy


太久没有站在城市的高处看夜景,太久没有没有在深夜梦见过谁,太久没有在凌晨拨通过朋友的电话,很多在晚上发生的事情现在都不再发生。

很少见到拥挤的街道,很少看见阳光,跟城市间的距离依旧在不经意的时间里慢慢扩大。

城市的改变缓慢,但是人的改变却来得迅猛嚣张,久不照镜子,对自己的陌生感也日益加重。不再期望太多,不再争取太多,不再保留太多无所谓,唯一不变的却是自己的敏感的触觉。

这种所谓的触觉,会因为呼吸声而变得愉快,会因为眼神而变得忧伤,会因为手指的颤动而无所适从,会因为寥寥几句无谓的言语而浑身颤抖。一切来得不由自主,却不轻易消散。

从来没有因为新年的到来让我如此紧张过,我抗拒着,却无法阻挡它的来临。

很多人都在盘点过去的一年,去过的地方,见过的人,拥有过的东西。

虽然也时常快乐着,我却无力去翻我自己的记忆。太多无法支撑的标记,我想就这样忘却。

还好这一年不曾错过,每件离我远去的东西都是我自己的放弃。放弃最爱的城市,放弃最爱的工作,放弃最重要的朋友,放弃最中意的。终究只是我自己的选择,没有人诱惑,没有人引领,没有人需要为此负责任。

记忆里有些,遥远不可触及,想来只会有隐隐的带有歉意的心痛感觉,
只要是有意义的,没有哪件事是想不起。但是有时候堆积的太多,会让人觉得难以承受。

时常会觉得无奈,能够简单直接面对交流联络的朋友越来越少。
一条电话线,一张明信片,或者电脑屏幕中的一个个跳动的窗口,那么近,甚至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但始终都是隔了点什么。

toronto的冬天渐渐变冷,于是减少出门的次数,开始推辞朋友们的聚会,宁愿把满屋的灯泡点亮一个人待在家里抱着毯子缩在椅子里喝热热的牛奶。

过了太久之后,发觉自己认为再亲密的朋友也越来越少联络,然而在遇到真正自己无法解决的麻烦的时候才会突然惊醒:需要某人,或者某些人。我意识到这是如温水里的青蛙一般的生活方式,终有一天,可能就这样平静的丢掉性命。这种危机一步一步的靠近,但是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度过。

最初我以为,可能是和恋人在一起久了,真的就和朋友们疏远了,等到恋人消失了,原本计划的出行拜访却最终还是一一取消。刚好过去的六十个小时的独处,有种世界末日般的恐慌,但依旧还是不想迈出家门。于是躲避电话,早早的退下网络,抱着没有嘴巴的猫躺在床上,看书,放音乐,这样一直到很晚。可见问题的实质并不是出于他人的原因。但是回过头问自己,是否真的是对朋友的疏远,或是联络功能因为寒冷的天气而退化,当然,后者只是作为安慰自己的借口。

所以一堆人吃饭其实是很珍贵的时候。只是饭饭是聚会借口的道理世人皆知,于是喧闹场所里一切变成拍照的道具,而饭桌变成八卦的集散地,好在烟酒不断,丝毫不逊色于夜场里的觥筹交错。一群人嘻嘻闹闹的过完某个夜晚,接下来一周的工作会令这些那些随口的约定不被任何人想起。想起这样的道理会让人自觉惭愧,但是努力实践的决心总会在现实生活的压力中被慢慢瓦解。

就像下午7点我很清楚自己不愿意独处,但是依旧不太愿意穿起外套跑去距离十多公里的地方赴约吃顿晚餐。

所以实际上,城市越大人们的心就越遥远这种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