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浮生::. Category

{如果没有}

Posted in .::浮生::. on January 23, 2009 by littledevilcandy


太久没有站在城市的高处看夜景,太久没有没有在深夜梦见过谁,太久没有在凌晨拨通过朋友的电话,很多在晚上发生的事情现在都不再发生。

很少见到拥挤的街道,很少看见阳光,跟城市间的距离依旧在不经意的时间里慢慢扩大。

城市的改变缓慢,但是人的改变却来得迅猛嚣张,久不照镜子,对自己的陌生感也日益加重。不再期望太多,不再争取太多,不再保留太多无所谓,唯一不变的却是自己的敏感的触觉。

这种所谓的触觉,会因为呼吸声而变得愉快,会因为眼神而变得忧伤,会因为手指的颤动而无所适从,会因为寥寥几句无谓的言语而浑身颤抖。一切来得不由自主,却不轻易消散。

从来没有因为新年的到来让我如此紧张过,我抗拒着,却无法阻挡它的来临。

很多人都在盘点过去的一年,去过的地方,见过的人,拥有过的东西。

虽然也时常快乐着,我却无力去翻我自己的记忆。太多无法支撑的标记,我想就这样忘却。

还好这一年不曾错过,每件离我远去的东西都是我自己的放弃。放弃最爱的城市,放弃最爱的工作,放弃最重要的朋友,放弃最中意的。终究只是我自己的选择,没有人诱惑,没有人引领,没有人需要为此负责任。

记忆里有些,遥远不可触及,想来只会有隐隐的带有歉意的心痛感觉,
只要是有意义的,没有哪件事是想不起。但是有时候堆积的太多,会让人觉得难以承受。

时常会觉得无奈,能够简单直接面对交流联络的朋友越来越少。
一条电话线,一张明信片,或者电脑屏幕中的一个个跳动的窗口,那么近,甚至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但始终都是隔了点什么。

toronto的冬天渐渐变冷,于是减少出门的次数,开始推辞朋友们的聚会,宁愿把满屋的灯泡点亮一个人待在家里抱着毯子缩在椅子里喝热热的牛奶。

过了太久之后,发觉自己认为再亲密的朋友也越来越少联络,然而在遇到真正自己无法解决的麻烦的时候才会突然惊醒:需要某人,或者某些人。我意识到这是如温水里的青蛙一般的生活方式,终有一天,可能就这样平静的丢掉性命。这种危机一步一步的靠近,但是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度过。

最初我以为,可能是和恋人在一起久了,真的就和朋友们疏远了,等到恋人消失了,原本计划的出行拜访却最终还是一一取消。刚好过去的六十个小时的独处,有种世界末日般的恐慌,但依旧还是不想迈出家门。于是躲避电话,早早的退下网络,抱着没有嘴巴的猫躺在床上,看书,放音乐,这样一直到很晚。可见问题的实质并不是出于他人的原因。但是回过头问自己,是否真的是对朋友的疏远,或是联络功能因为寒冷的天气而退化,当然,后者只是作为安慰自己的借口。

所以一堆人吃饭其实是很珍贵的时候。只是饭饭是聚会借口的道理世人皆知,于是喧闹场所里一切变成拍照的道具,而饭桌变成八卦的集散地,好在烟酒不断,丝毫不逊色于夜场里的觥筹交错。一群人嘻嘻闹闹的过完某个夜晚,接下来一周的工作会令这些那些随口的约定不被任何人想起。想起这样的道理会让人自觉惭愧,但是努力实践的决心总会在现实生活的压力中被慢慢瓦解。

就像下午7点我很清楚自己不愿意独处,但是依旧不太愿意穿起外套跑去距离十多公里的地方赴约吃顿晚餐。

所以实际上,城市越大人们的心就越遥远这种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よové ]聆听

Posted in .::浮生::. on September 25,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一组照片。取名聆听。

就像看到脚下的蚂蚁,有谁会看到它们的不同?
人类只是互相类似的东西。

类似的名字,类似的关系,类似的脾气,类似的爱情。
我们类似着心有余悸,类似着小心翼翼,类似着惊慌失措,类似着放弃自己。
原来人与人都是一样的,大概都有类似的寂寞。

相片放置過了期限,偶爾也會有這樣那樣的斑痕,好像岁月,不经意间,就蹉跎。

终于也只是微微笑,忍不住,忍不住在掉转头之后,从镜子里闭上双眼。

那已經不是,不再是我记忆中稚嫩的孩子气。
以后,请不要问我时间都去了哪里。未免,太过残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N塔下。
游走在偌大的城。

耳边是fish的高低音
”我只想此刻的你的孩子气
和笑眯眯 陪我未来的风雨“
”你的天使会比以前爱美丽
会更美丽 就像函馆的夜景“

”唱一首歌会比以前有感情
心有灵犀 就连太平洋也静静在  聆听 “

[4连拍]

Posted in .::浮生::. on September 25,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一个人安静的时候听陈冠茜的《欲言又止》,有种很心痛的感觉。
“让思念燃烧整个城市……”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个很小资的人,喜欢安静,习惯孤独,总是神色匆忙,在大街上跟说不定会一见钟情的人擦肩而过……但是这里的地铁很嘈杂,也没有格调高雅但却冷清的酒吧。很少有男人会用那种让人闻过之后很难忘记的香水。这是个不小资的城市。让我没有办法在“想你的时候踏上最后一班地铁……”

很多人都觉得这首歌不好听,maggie说听得让人想自杀。但是每次我听见“想你的时候……”……我马上会觉得心里被猛然间撞了一下,然后思绪就会被疯狂的拉扯,接着就会想起我并不想想起的事情。

{5连拍}


只有走到世界尽头时,才会发现,原来我们所捡的与所丢掉的都是同一样东西,那就是记忆。

当小空间里只有两个人时,人总是不希望被注意亦不想对方认为被注意。拥挤里,可以无所顾忌,观察他人以为他人不知,其实自己何尝不是呢?

外面的空间仿佛压缩后遗弃在车内某个角落里,匆匆前进的过程中里面相偎坐着的两个人,这时候,仿佛彼此就是一切,就是全部。仿佛一定会发生一些事情般心跳异样,只听的车轮和地面撞击的频率同步着。

生命的轻重和感情有关
付出和得到 原本就很平等
也许该来的时候 我们走开了 而离开的时候 我们又在
人生就是这般的阴差阳错
亲情 爱情以及那些被忘记的怨恨
都是这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收获…}
童心未泯~还是喜欢可爱如公主般的饰物。

最近用着好的心水item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Lovely cafe time}

好风景层峦叠嶂,
坏风景层乱叠障,
满目的乱啊满眼的障碍,
城市风景大都属于后者。

所以习惯在拥挤在小店里找一座清闲。

偷得半日闲,现在才晓得的可贵。

影子是阳光的客人,
主人一走客人就不见了;
记忆是今天的客人,
昨天刚走记忆就来了;
我是时间的客人,
时间一到我就得走了。

美实在太过虚幻,全凭个人思量体悟。
你觉得它好看,怎么好看,都是很私人的事。
可偏偏虚幻的美势必依附于实在的物质。

也许,我爱的不是人也不是物,
而仅仅是那依附于人事上的感觉。

晃晃悠悠。
我开始觉得我的伤感很做作,
这个下午,咖啡店的角落里,
我把做作弄成了一个伤感事件,

因歌起,忆念终。

[sometimes, be alone]

Posted in .::色::., .::浮生::. on July 21,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1

傍晚。窗外是瓢泼大雨。一个人也可以很安静。
老样子,在你工作地点不远处的一家starbucks.一杯double shot, 一部mac,音乐,阅读,打字。偶尔看玻璃上跌落着雨水的痕迹。发很久的呆。
有一点是庆幸的。
我一点都不茫然。
有时间细细从头收拾自己,审问自己做过些,还要些什么,这是好事。
金杯玉盏,翠匣翠瓶,不过是烟花酬应;
广堂高屋,几枚知己,敌不住颠沛流离。
得意时没有太快意,失意时没有太快口,
做过很多明知道结局还是在做的事情,
所幸我没有成为谁的负担,谁也没成为我的负担。
我有的,他们都可以看到;我没有的,他们也看不到。

2

以前常说凡事太过,缘分会早尽。今天我失去的,是他得到的,这也算结缘了么。
周六下午接到Andrew的电话,很随意很惊喜。好像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些这样漠测的时刻。
生活在朝夕间突然有些忙碌。我偏过头傻傻的问你,这样好么?这两天你总是感叹我是用光速乖巧起来的。
笑。记得niagra雪夜里一起步行,两边无垠的白,空中渺渺的蓝烟飘很远。月光下的城城下的灯下的人在等,人群里的风风里的歌里的岁月声。曾经我变着法要远走高飞,变着法要找个地方没有你但是有海风吹。现在我啃着到手的“面包”已经很不亦乐乎。又,更正,我的乖巧不是用光速变来的,这不符合逻辑常理。

3

朋友这两个字,近来实在是莫名其妙的悲壮。
想起以前读《阅微草堂》,有一篇叫”妖由人兴”
不如说是,哀由人兴。
看来缺乏责任感,不信任,带面具是通病。
可是不要这样了,这样让我觉得很孤立。
逼我以后交人只交寥寥几分么?
实在并非我本意来的。

4

家里的照片墙上重新挂上了最近的你,我。
Flipper上也顿时夹的满满。
先前说要买个大大相框把毕业的那张“金”纸小心裱起来挂做display.
后来记得要买来容量大大的组合柜子把角落填充。
后来的后来,EQ3那盏白色大理石底座的高灯终于到了库存下午两个人一起抱回了家…..家装上你不得不承认我的人小鬼大,点子层出不穷。天生就是做设计这料子的。
感叹下。lol 有骄傲的资本乜。
所以至今你每每感叹还是家里最最舒服。笑。我的料事如神。

pics’ folders里单列了一项出来,取名: when u r driving….
sometimes when im alone…..发呆是一种神态,抓拍是一种速度,动作几乎都是一致:托着下巴,或低头,或神游,眼神静止在某个角落.

我孤单的时候怀抱自己,安全姿态下也总是想起你。单细胞女人。

5
片断。很多碎片。

{Spring rolls @ Young st.}
这一家进门的时候小智同学say了个hi~我半天才反应出来这厮是谁。
原来白昼黑夜有质的飞跃。这家伙不在k房的时候看起来好人很多。哈哈

这家的ice-cream好味到无敌。

{HR’s cafe}


{大有名糖}

深夜开车去吃甜品。

很巧合的是碰到了1年未见面的Eva。1年前这里是我们的“老地方”1年后大家各奔东西去向各忙安生。Leslie结婚,vicky,wendy依旧,Luke毕业,Betty依然home office…而我,依旧,一碗芒果黑糯米,厚片toast, 对面的人er则是一杯木瓜墩奶…



拿张绝对lady的照片ending~
Demetre这家cafe的wireless速度暴爽~偷笑~

[7月,寐生]

Posted in .::浮生::. on July 20,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支字片语。

[July.4th]
4日。凌晨。3时。我的生日。
人在toronto 300公里之外的Wasaga.远离硝烟。3日。从wasaga,游走到Gegeorian Bay.

[July.7th]
之后,我用极平淡的口吻告诉人:“那天,在Wasaga Beach,见到了梦里的那片蔚蓝,就在面前。”
听得朋友惊羡。
那平淡,现在想起來,恐怕是贪恋了这样的虚荣。

[July.14th]
后来发生的那些,关于感情,我从未在这里提及,blog里面,我纪录的大多是开心,那些开怀的笑颜在日后我翻看自己的这段历程时候会给我其他无法比拟的勇气和释然。自然也从不会提自己的寡言。煜煜很久之前问我为什么发生了那么多那么天翻地覆我在这里却总是用3言两语来描述。这一篇,我还是,一如既往的。

[July.17th]
很多个清晨醒来我总是无声的复又合上双眼。听你说那些琐碎,细微,有泪滑过的瞬间,只是安靜的,从心底感觉着你的真诚,和不安。我所有的力气也不过如此,要等到已经物是人非,才忆的起那个夜晚在这日光的尽头,落下泪。
曾经对你說。我很爱你, 大概是这样,如此。却不知道该如何靠近你,所以觉得离开也是可以的。並沒有什么不同。结果反正都是这样,是好是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曾经迷恋你。
像我迷戀一把晚清的雕花木椅。一首清朗的老旋律。音符里是断断续续的寐生,弥虹,还有你的笑容。
后来晓得这样的爱也是谎言。一如那聚光燈下,片刻的輝煌。心里知道,这幻象,终究是要湮灭。
所以只好,更加的,奋。不。顾。身。
然后透过你,我看到自己。
因为內心被痛楚蒙蔽了的关系,那些安慰的話語也变得模糊不清。
前額的头发已经长的遮住了眼睛,于是以为这样就可以不被看见。
微笑得太用力,就要忍不住眼泪了啊。
那些倔強的姿态,总被你說成逃避也沒有所謂了。
那個蹲在角落里的自己。
嘶嘶作响的黑胶片。那些夜里只有你紧紧的抱住我。
是突然发现,真正难过或者害怕的時候,竟,无法倾诉。
一個字一個字的小声吞咽,得以存活。
煜煜,我还是有笑容,为愛我的人,並且得到力量。
再不够伶俐,这次都终得解脱。

[后来]July .19th
那些扑面而來不可挡的绝望。晓得只要一瞬间,足以。
疼痛到几愈昏厥。
原來有些人从未离开。在心里。
这样的時候竟还飘起細雨。
天亦哭。
一些時候,伤害,不过是因为我们过分依赖。

[依赖]pm 9:56
人生在世如身處荊棘之中,心不動,人不妄動,不動則不傷;如心動則人妄動,傷其身痛其骨,於是體會到世間諸般痛苦。
——佛經。
煜煜,我突然又想起了菩提达多。
经历了这么多这么多,我突然觉得,好像一切都有了支撑下去的理由。
情感一旦沉入心里,就容易变的悠長。
那种走在街上,不期然的想起忘记的悠長。
那种明明知道,一些人,终其一生都无法不得不在意的悠長。
我已不想站在对的一边,我只想站在愛的一边……而已。
只是这样而已。

[最近]

Posted in .::浮生::. on July 8,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直到最近,对你所说的及未说的表达,我才渐渐会过意來。
晚上睡得不好。李圣洁的歌一遍又一遍,听。
梦里的人脸孔太过清晰。不能说。我还在等待,关于一场相遇。
时光回到以前。起了大早。坐在NAYA,写字。用很好的咖啡。
这期间,一只叫芬達的从我身边走过。无生息。

梦外,阳光穿透了所有的折射面。
你们说我总爱发呆。神游在未知的思绪。
其实是好的。沉静是另一种发泄。

[浮生]掌中线

Posted in .::浮生::. on June 17,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很久未开新的categories,醒来回忆这些日子的时候,突然就忆起了{浮生},过分恰当了的名字,
在这贩卖梦想和诚意以及情欲的世界里,即使是最微小的瞬间,也会让我刻骨铭心。缘起缘灭,释以浮生。]

1
{Fortune smiles on me?}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喜欢和阳光有关的一切,笑容,或者依偎。
你挂住淡淡的笑,看我在阳光底下迷了眼。
心里想着,有些苍白了。
那一刻,我就知道这个人,终也敌不过命运,心里突感钝痛。

2
{fortune-teller}
又,那日,晨晨引荐小甜甜,一介“看相大师”来的。笑。后来才知,这家伙也是江湖上口碑有名的“乌鸦嘴”,灵不灵验的倒是不知,只是每一个被看了手相的皆要心里不快一阵子就是了。说A是活不过38岁的了,节哀吧;说B是一生涂炭,好不容易有了份姻缘,却高龄时候惨遭巨变;说c是烂桃花不断分分合合到终老也不安稳;更有甚者,被预言苦等10年的缘分最终也还是难逃了人财两空的苦闷….

看我手相的时候,才知是难得的好相,没了那些不吉利的苦言。长寿,(这倒不假,从小给我看相的大师都是这么个开场。)富贵,找男人也是先要看长相好坏的俗人一个。笑。有么?有吧。到最后自己都已是不能确定的了。好坏就这一副皮囊相,到也安心了。很早时日的时候,煜煜问我很久我的mr.right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不做声。我早把那皮相埋了坟冢里不再提。

3
{fortune-cookie}
这几日china town去的频繁。富豪,一品居,满庭芳….
玩很久不玩的fortune cookie.
“The time is right to make new friends.”有把这些keep在钱夹里的习惯。希望美梦成真。

4
才下过雨,空气中还可以感觉到那种湿润,叶子,落了一地。
一个人走很久。慢慢的。累的时候就在路边停靠,沒有目的地。
我是如此孤独因此並不孤单。
所有兴高采烈的事情所有喧哗甚至夏日骚动的花讯人数比我们多的俗惡意见人數比我们少的争吵和嬉笑。
所有美丽丑陋与平凡,还有不断遮掩着的那些自怜局促与不安。
后来才明白,是我太懂得自得其乐。一個人疼痛的久了,成为习惯而不自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