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糜::. Category

[一些零碎]

Posted in .::糜::. on August 23,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回忆的片段有时候会像错乱的胶片,失去顺序,不要的画面居然偏偏出现在前面。
这样的青春,到底还要不要继续。肆意妄为,忽略爱自己的人,偏心,任性,固执,让自己沦落。
总觉得身体里有两条线,一条已经延续到终点,时而回头看过去,另一条还在中途奔跑,我知道早晚有一天,第二条线会追上第一条,可能那一天,我已经死掉了。
印象里找不到父母送出的让我觉得珍贵的礼物,似乎忘掉了看过的演唱会现场的激动情绪,偶尔会觉得身体的刺痛,但是却想不起曾经脚踩荆棘的感受。

1 BLUE
blue在我和煜煜看完电影归来的那天晚上,静悄悄的闭上了双眼。第2日被埋在停车场旁边的草坪里几厘米深的小墓穴。
留下空空的小丑般哗众取宠的鸟笼和几片被风吹过的毛絮。感伤却没有泪留下来。


2 猫
路边时常见到流浪着的家猫。曾经都很乖巧。现在横竖着胡子为生计忙活着。
猫,可能会靠你很近;
但永远不会对你太热情。

3 挣扎着的死亡---Death Race
前两部我错过,这一部是煜煜推荐了我不请愿的跟着去看谢场的时候却又情不自禁的大声喝彩疯狂击掌的着了魔。
选择自己的生活,要先从生和死之间选择生存。让自己生活在很多层面,各个层面的身份,各个层面的麻烦突如其来,一时间的撕吼和宣泄,看透它的本质,然后抛在一边,继续用色彩斑斓来掩饰渴望平静的愿望。
有一天,我破碎的身体会被河流冲走,凌乱的发丝会遮住我的双眼,我的鞋子会在河水里幽雅的脱落,留我的戒指在河底闪闪发光。然后,一切重新开始。
有一天,我蜷缩的身子会从高处落下,呼啸的空气会遮挡我的呼吸,我的衬衫会在雾气里坚强的挣扎,留我的心跳在坠地前持续震荡。然后,一切重新开始。

4 沉重
什么事情会让你感到沉重?
想不起照片的年份?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生活?看一部并没有看懂但是却深深迷恋的电影?

5 意外
谁都不知道两年后自己会怎样,会遇见什么样的人,会过什么样的生活。
可能你会说“如果”,但是“如果”之后的话还是尽量不要去相信它,因为假如生活都是在你的意料之中,那跟重复看同一部电影有什么分别。
为什么不让自己的生活多一点意外呢?

6 长大
世界不再像小时候以为的那样美好,残酷的现实一再的出现,时而让我恐慌,时而让我暗自庆幸,时而又让我不知所措。
曾经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死掉了。几个月之后才有人告诉我。另外的好朋友曾经被人把情色照片贴遍网络。我开始不敢打听朋友现在的事,因为如果换作是我,是玩不起的游戏。
什么时候长大的?我忘了。


[无法界定的美丽]

Posted in .::糜::. on August 17,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以前不记得是谁说的,留下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活得久一点,因为你可以把他留在你的记忆里。但是时间长了,我发现这是错的。
因为曾经有太多的人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模糊了面孔,我想留下的人,同样模糊了。
但有些美丽的片段,还是让我深刻的保留了下来。

这个季节买了几十件衣服5,6双鞋子3个包包和杂物一堆之后,我无比自责,开始考虑我的信用卡承受能力。
后来看《人鱼朵朵》,发现一句真理,让我原谅自己。

“一双鞋能说多少故事呢?一双鞋陪伴你的时间和一个人陪伴你的时间,谁比较久呢?”

想了很久之后终于明白现在为什么有这么多物质的人。有这么多人迷恋鞋子,原来是因为鞋子陪伴自己的时间会比一个人陪伴的时间要长;有这么多人迷恋玩偶,原来是因为玩偶陪伴自己的时间会比一个人陪伴的时间要长;有这么多人迷恋烟草,原来是因为烟草陪伴自己的时间会比一个人陪伴的时间要长;甚至有很多人迷恋面巾纸,也是因为面巾纸陪伴自己的时间会比一个人陪伴的时间要长……如果不是只有一个人,多少人会迷恋物质呢?我们都是物质着拒绝放手…
我们都有辛酸的过往,努力,坚持,也有过脆弱,但是终究没有放手。也不愿放开手……


黑夜了白昼,一天又一天,经过和未经过的,我都害怕重复。
你渐渐把每天吃一顿饭,出一次门,日出时睡觉当成自己的规律。我的作息却越来越无比正常着的朝九晚五。
认识新的朋友,看不曾看过但又一直关注的电影,因为没有隐瞒和欺骗,心里时常会觉得满满的,只是偶尔害怕经历的事情变糟,而且越来越惧怕孩童。



前些日子开始变冷,每天早上,窗口会照进远处玻璃窗反射过来的阳光,让我有秋天还离得很远的错觉。
两个人的周末,于喧嚣无关。多雨的时候去了high park周边。
那里的lake远比lakeshork的要来的平静,看不出故事,还好我们会一起把车上音乐的volumn调到舒适的程度配上景色来幻想情节。如此的经历会有些奇妙的触动,听着那些新曲,你会觉得周围经过的每个人都和你听到的是一样的,只是我清楚,他们绝对不可能和我们想着同一件事。笑。
最近,只有最近,就让我继续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别把我叫醒。



虽然电影总会结束,美梦总会醒来,冰激凌也总会融化,但丢下的种子也总会发芽。
特别是在清晨的时候,看见一夜之间长出来的芽苞,一整天的心情都会好起来。
所谓清朗,即是如此。
难得的好天气,天空透彻,光线明朗,起床后刻意的把阳台的门窗打开,觉得有活力。
如果厌倦了霓虹灯,就抬头多看看天,之间产生的剪影任你幻想,幻想着自己的纯净。


有些话,只说给你听。
一个完美的男人,不是日夜在职场奔波,不是可以四处飞行,不是拥有俊美的面孔和无可挑剔的身材,而是懂得如何好好的种活一盆花草,懂得如何恰倒好处的煲一锅汤,还有,就是懂得如何看眼前的风景。

风起的那一刻,快门聚焦的那一刻,你眼里的风景,也就只有我。


于是在奥运正在继续的这天,尽力享受其中,才是最重要的事。

Love & Peace,to us

[等待着的]

Posted in .::糜::. on August 16,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城市越大,意外就会越多。
在黑暗通道里意外的发现心动的巨大海报,在街头意外的认出多年失去联系的朋友,在凌晨的街道上意外的发现依旧人潮涌动。和你一起生活在这个巨大的drama舞台上,却不仅仅是场意外。

和时下的北京一样,Toronto也碰到了多雨的季节,夜里打开门窗,潮湿的空气在房间里流淌,和时刻关心着奥运的你来比,我对它的重视程度实在是小巫见大巫罢。不过再怎么忙碌也还是能在各个角落里不经意的感受着这股明朗的热浪般的气息。

papa凌晨的电话里说从家中的露台望下去,偶尔有脸上粘着国旗的贴纸的孩童,偶尔有穿着红色志愿装的巡逻员,偶尔有下班后匆忙回家看比赛的人群,我支持北京的方式也只能是二十四小时的开着的视讯,或者给空间里新鲜的图片添加更多的红色。开幕式给全世界完美的惊喜很震撼,开始这一场需要盛装的游戏需要足够的认同感,赛场上的每个人都似乎是拿生命在参与,放慢的动作里,分寸的表情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记住,但是对他们自己,却是开花般的尽力绽放,这是自己的电影里快要结束的高潮段落。所以,在赛场之外,认真的把这一场游戏看完,才是最真实的尊重。

扯的有些远了。不过是刚刚你在一旁问我怎么突然关心起奥运来了就胡乱思绪着写了这般。

闲暇时候在chapters挑了喜欢的角落,吃着yogurt,nuts,听着音乐,翻着书页,等还未下班归来的你。


很多的一样面孔的人。私人的姿态蜷缩着,也在等。虽然在干着某件事情,但是等着的却是另外的事。
一年的时光里,我花了三百多个日子在城市里穿梭,走了很多很多的路,遇见很多很多的人,说了很多很多的话。
一站一站的拜访,一点一点的遗忘,好多事我都忘了。


可是有一天,因为一个人,我呆在原地,茫然无措,我走不动了。
新的来了,旧的也就被遗忘掉了。但是惟独你,我希望可以一直始终keep在记忆里,挥之不去。对我而言,等待是一种信仰。做好了饭菜等着心爱的你回来;买好了礼物在约定的地点寻找熟悉的身影;拨通的电话期待着你熟悉的声音张口而出hey babe……


缩在你怀里相拥着聊了很久的天。很久没有过的。最近我们的情绪都有些脱轨急躁着的暴跳着的隐忍着的还有那些真正开心着的。其实各自都磨了菱角折了肋骨为彼此努力着。坦诚着。我们没有互相放开手的勇气,但是至少可以做为彼此而活的选择。你说遇见如何的女子,才愿意和她一起老去。我说遇见如何的男人,才愿意自己停止哭泣。总结起来其实很简单,如果彼此迷恋,第一次是偶然,第2次是必然,第3次,就一定是命中注定,我爱你。



{Life is too short!
So Kiss slowly!Laugh insanely! Love truely!
Forgive quickly & Smile !Do anything U wanna do n plz share with me!!!}
就算彼此工作再忙再疲惫也不要忘记夜晚十分的那一刻轻轻抚着彼此的头捏捏彼此的鼻子开开玩笑还有永远也乐此不疲的深深的好大力气的拥抱。{Life is a tragedy to those who feel,a comedy to those who think and enjoy.}
only for our happiness:




Love & Peace, To us

[8月“糖“心卫冕]

Posted in .::糜::. on August 4,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算来算去,我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懒人。从之前的3,5天更新至今,完全变周记拉。
1
love actually is all around…..镯子上面的小钥匙好看的紧~

抽空个某天下午绑架了煜煜飞车去IKeA吃晚餐~无敌想念他家meat ball meals啊!小红梅子酱+浓厚肉酱~~呜拉拉~~
埋头猛吃~^^almonds cheese cake味道也正!里面有煜煜最爱的nuts~

2
8月1~4日habour有island soul fest.~米有白天的高温晚上的lakeshork“海”风吹着凉凉的无比惬意。





才发现的dining的好地方~气氛好到暴~

向介个dislay的maker无敌致敬!还厉害!全部是一条一条的空心气球连接起来的~~

3
这天天气super怪异拉~先是暴雨倾盆再来太阳雨~8过还好我们幸运的在家具店里shopping呢~

queen街上的家具店。
买了好多好多….


再次称赞下帽子的无敌好用~有了它出门速度无敌fast~

很久之后再度挖掘下半可爱的潜力~哈哈

[煜煜为偶拍的snap]


胸口的饼干小熊~

想起早前在看的《人生补时》。在意外死亡的零界点,空间停止,你被告知已经死亡,並给予几个钟点的时间人生补给,用來完成想要完成的。
我们会因为这样而更加珍惜当下么?
自己却觉得,有些事,只有在那一刻,才会义无返顾的去做。
倘若知道还有明天,那,明天将损耗我所有的勇气。

人生并沒有补时。
现在的自己,很懂得珍惜,当下的你。
又,一张行走着的自己。

[夜*王]

Posted in .::糜::. on June 16,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凌晨4:16,无缘无故的,再度失眠。
你说更新blog吧,于是爬起,开机,点开页面。
胃痛在延续。从1点辘辘絮絮的闹到现在。契而不舍。]

1
本小姐闭关了。郑重其事的。
近来k房进出的频繁,意外,巧合,伤害,酒精,麻木,所有的一切,疲惫,最终厌倦。
多久了,我想我开始想念阳光下窝在街边cafe里懒洋洋的翻着书页缀一口无糖的roast espresso隔着玻璃窗看那些忧伤繁华的小惬意。也会仰头看天光。不紧不慢的步调,blue jazz是我的cure。

眼睛再度发炎,第一次长了所谓的血痣。阳光多少显的有些不合时宜。甚至有那么些微小的讽刺。
夜深的时候在想,如果有一天,我看不到了天光又会是怎样?多少次我问你,我会失明么。我终究还是想念这些缤纷的色彩它们极目的耀眼。今天早上晓得自己小题大做了。那些妖娆的血丝褪去了不少。一点一点的在恢复。
小腿两边的淤青也淡了些,只不过4,5块小小的青兰色,始终是碍眼到了极限。
又,今日白天时候擦了味道怪怪的红花油,笑,满客厅浓浓的中药味道。
是了,请叫我红花油小姐!

2
37度,是体温的标准线。然而,原來人的正常体温是不到37度的,差一点点。所以,如果一直一直维持37度的体温,实际都是微烧了。
窗外微熏的夜,算不算病体呢。太阳都生病了,我是否可以在这沒有阳光的日子躲在家中哪里都不去?

雨天的关系吗,好端端的生出一股厌倦來。
想抓住什么,却眼铮铮的看着失去。
是誰說,“竜太郎的声音是治疗的声音。”
都骗人。

淡淡的吉他,好像就在耳边的低诉。
很久没有再听你弹起那些熟悉的旋律。我的安眠曲。
手上错位的骨节,好像变做了我这一世的伤疤。
那天脱开了谁人的手?竟让你如此难过。
掩上脸,无法被治愈的,那温柔背后模糊不清的碎片,是你嗎?

3
旧照。纪念闭关之前的夜王生活。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
[和姐妹的怪动作。]

[我不晓得怎么会有这么无辜的眼神。呵呵]

[这张搞笑了。抢着遥控器的一瞬间。我就这么无情的被“鄙视+无视”了。还能再搞笑点嘛?!]

[好吧,我承认我很自恋。]



[连拍123]



[时光]

Posted in .::糜::. on June 15,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June.10th]
毕业典礼。
@sony canter.
世界狭小的会让人喘不过气。故人相遇的瞬间我脑子一片空白。眼神倒是坦荡着的无辜。
煜煜,candy,fay,还有那些蜻蜓点水的家伙们,都在那一天,笑的比谁都耀眼。
ps:11月,晨晨也要从UT毕业拉~我就再委屈下做下guest好了~这东西和做伴娘一样有curse,决不能过3,8然,我就很难毕业拉~哼哼

4个小时的等待真漫长。因为你,哭红了鼻子,笑上了眉梢,那一天,我们是真的长大。
结束时候我和tae在空落落的礼堂里等待着。我看那些花瓣凋落看人群快速的离开看繁华瞬间稀释了无限扩大的不安全感。对于这片刻的停留,我觉察到自己的落寞。行走的時候总是低了头,架着很大很大的墨镜。以为,这样,至少沒有显露出,不快乐。
离开之前的最后。
我笑了,对这座城,因为偶然相遇的時光,有了记忆。
在那些并肩走过的小小咖啡店不知名的街道陆续出入的餐厅夜晚靡红的灯光你温柔的微笑。
我想这都是补偿,对我的,再刁钻也得以一份宁静。
亲爱的们,毕业快乐。








[Bliss]閑。散。時。光

Posted in .::糜::. on June 9, 2008 by littledevilcandy

[Life Notebook]

某年某月某日。你流连于这座陌生的城。
距离上一次行走,多久?
無人夜。白夜。
转角处24小时作业的超商,日光下显露出温柔的白。

忧郁底心的暗暗的欢愉。
我们所错过的5月微冰的海水和不能相遇所虚掷的时间,
我們所错过的铜器店正午闪过一张帽的脸,

小王子的旅行纪。
一些船离开港口。一些人从此不再出現。
一种希腊的蓝加上一些土耳其的绿。
水瓶里密封的音乐和染料。以及废墟。
.
.
.
.
.
定格。 止于此。